北京市难熔金属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攻克难熔金属研制难关

发布日期: 2019- 08- 13 信息来源: 市科委机构金融处,北京技术交易促进中心 字号:[ ]

说到金属,大家并不会陌生,常见的有金银铜铁等很多种。但有一类金属是人们并不常见,或者说生活中并不常用的,那就是难熔金属,即熔点一般高于1650℃并有一定储量的金属,如钨、钽、钼、铌等。

随着上世纪中期航天技术、原子能技术等发展,难熔金属越来越展现出其战略意义。不过,在难熔金属的研制方面,我国却长期受制于西方国家。因此,攻克难熔金属研制难关,越来越显示出其重要价值。

2010年,依托于安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北京市难熔金属材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工程中心”)正式成立。近十年来,该中心不断探索,屡屡攻克技术难关,以“高”难技术,在国际上为中国举起了一面大国旗帜。

 

攻克难熔金属研制难关具有重要意义

面向前沿开展技术研究

3D打印,这种名不见经传的技术近些年来得到了广泛“追捧”。在难熔金属研制领域,3D打印也同样是一个重点技术,更是难点技术。

据工程中心主任、安泰科技总裁周武平介绍,2017年,工程中心完成了CoCr系合金粉末的气雾化制备以及钛合金材料、铝基材料、高速钢、316不锈钢和钨材料3D打印工艺研发。“我们的纯钨3D打印产品取得阶段性成果,阵列结构滤线栅壁厚首次达到0.1mm以下,产品受到了国内外客户的好评。”

不过,取得钨3D打印技术攻关的过程却并非一帆风顺。

 

先进的实验仪器设备

钨3D打印首先需要将钨球化制粉,然后再打印成型。但之前国内并没有这项技术,只能从国外进口。“工程中心要作研究,就只能以3000多元一公斤的价格从国外进口。”工程中心研究人员、安泰科技副总经理刘国辉说,这样进口一次两次可以,但考虑长远发展,就只能自己开发技术。

经过不断的实验,工程中心最终攻克了钨粉球化与低成本两个技术难关,寻找到了最优的钨粉粒度配比与分布。

“现在,国际上最好的钨粉仍然是3000多元一公斤,但我们制作的同等质量钨粉价格可以低到700多元一公斤公”刘国辉自豪地说。

此外,工程中心的难熔金属扩散连接技术与无损检测技术也均取得了长足进步,不仅在国内遥遥领先,在国际上也已经跻身先进水平。

“这些研发课题的来源,无外乎两个方面,一是学科发展,二是重大工程或重要市场的牵引。”周武平说,换句话说,就是面向科学前沿,服务重大需求,因为“任何技术创新都必须产生社会价值”。

而他所说的“社会价值”,近几年也得到了充分体现:2016年2月,中国“人造太阳”EAST物理实验获得重大突破,实现在国际上电子温度达到5000万度持续时间最长的等离子体放电,即102秒的超高温长脉冲等离子体放电;2017年8月,位于东莞的我国迄今最大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散裂中子源(CSNS)首次打靶成功,提前实现获得中子束流的目标。所有这些重大科技成果的取得,其背后都有工程中心的影子。

把推动成果转化当使命

研究开发、技术创新,是科研机构的使命,但在将其变成现实生产力的时候,却往往存在着许多障碍。

“一个陷阱就是科技成果转化。”周武平说,跨过去了,技术就会产生经济价值或社会价值;跨不过去,那么之前的一切努力可以说都白费了。

不过,工程中心的46名成员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因为“他们的背后,有整个安泰科技的支撑。也正因此,工程中心的科研思路,才不至于仅仅是想法,不至于落地困难”。

据刘国辉介绍,安泰科技先后投资5亿元,在中关村永丰高新技术产业基地建设厂区,占地规模近80亩,随后又投入资金购置各类配套仪器设备,对永丰基地厂房进行精细化布局和转型升级改造,加大力度支持工程中心的科研条件建设。2015年,安泰科技又投资在天津市宝坻经济开发区新建厂房,占地规模达240亩,并启动“年产5000吨钨钼精深加工高端产品产业升级项目”,截至2017年底项目建设进入全面收获期。

 

将创新能力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在周武平看来,工程中心作为一个技术平台,虽然依托单位是安泰科技,但它所服务和面向的却是整个北京、整个中国甚至全世界,因为“科研技术是有应用端的”。比如高比重合金应用于射线防护方面,工程中心在核心部件上支持同方威视的发展;再比如一些医疗器械公司,工程中心用自己的医疗应用体系去支撑其发展。

“准确定位、产业依托、工程化团队,这些正是工程中心成果顺利转化的重要依托和推动力量。”周武平强调。

以人为本促进队伍建设

而不管是技术研究还是成果转化,最基础的是人才培养与队伍建设。

工程中心人员共有46位,但周武平始终认为,这10名博士、29名硕士以及7名学士只是核心成员,除此之外,还应该有外围人员和支撑人员。

“整个安泰科技的员工都是工程中心的外围人员。”周武平说,除此之外,北航、北科大、兰州理工等合作单位的科研人员也是工程中心的支撑人员。“既有核心,又有外围与支撑,这样的‘三位一体’才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工程中心人员架构。”

在周武平看来,安泰科技的员工,尤其是工程中心的核心人员,始终传承着一种文化,就是敢啃硬骨头的文化。“也正是这种文化,才把大家凝聚到了一起。”

他的这一看法是有历史渊源的。

安泰科技的前身是冶金部钢铁研究总院(现已转制为中国钢研科技集团)1958年下设的一个难熔金属研究室,是国内最早做该领域研究的部门。

“工程中心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就取得了诸多成绩,这与血脉传承是密切相关的。我们的前辈几代人都在国内解决难熔金属的问题,他们实际上奔的不是钱,而是一种梦想,一种成就,一种价值体现。”周武平说,“而今,这种梦想、成就、价值体现也传承到了安泰科技,传承到了工程中心。”

刘国辉举了个例子。之前他带领团队攻关难熔金属扩散连接技术与无损检测技术时,每天都是晚上九点才下班,周六也是一样,而且常常是“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就这样,用了9个月时间攻克了难题。但最初批量生产的产品合格率仅有15%,随后,他与团队再次开始加班加点,虽然时常会有“崩溃”的感觉,但最终成功地将产品合格率提高到90%以上。前前后后用了不到三年时间,他们解决了其他国内外团队十年都没有解决的问题。

安泰科技有一个核心价值观,就是“以人为本,追求员工与企业的共同成长”。周武平说,这句话在工程中心同样适用,“企业的发展给员工带来的不应该仅仅是职位的提升或薪酬的增长,而更应该赋予他们的是素质、素养的提升。”

在周武平的设想中,未来,工程中心将会像美国企业家杰克·韦尔奇那样,为全球制造业培养一大批创新型人才。

浏览次数: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