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深化改革
2.4%!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再创新高

发布日期: 2021- 09- 23 信息来源: 科技日报 字体:[ ]

9月22日,国家统计局、科学技术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2020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显示,2020年,我国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总量突破2.4万亿,比上年增加2249.5亿元,增长10.2%。

“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重大经济社会挑战,我国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继续保持稳定增长的态势。”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刘辉锋表示。

国家统计局社科文司统计师张启龙分析,由于R&D经费增速比现价GDP增速快7.2个百分点,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为2.40%,比上年提高0.16个百分点,提升幅度创近11年来新高。

研发经费投入连续5年两位数增长

2020年,我国R&D经费投入达到24393.1亿元,较上年增长10.2%,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

刘辉锋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疫情对整个经济和社会造成重大压力和不利影响的情况下,研发经费能够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不仅体现出创新主体对我国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长期向好的信心,也表明我国以企业为主体的研发经费投入体制运行良好。

刘辉锋说,相比美国、日本、德国3%以上的高投入水平,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虽有一定差距,但实现历史新高,已接近经合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

从国际比较来看,张启龙给出了“我国R&D经费投入呈现稳中有进态势”的观点:一是总量稳定增长。2020年,我国R&D经费总量约为美国的54%,日本的2.1倍,稳居世界第二;2016—2019年,我国R&D经费年均净增量超过2000亿元,成为拉动全球R&D经费增长的主要力量。二是增速全球领跑。2016—2019年,我国R&D经费年均增长11.8%,增速远高于美国(7.3%)、日本(0.7%)等科技强国。三是强度追赶加快。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我国R&D投入强度水平已从2016年的世界第16位提升到第12位。

企业研发经费对全社会增长贡献增强

从《公报》呈现的研发活动三大执行主体的经费支出情况看,2020年,企业、政府研究机构、高等学校的研发经费占比分别为76.6%、14.0%和7.7%。

“这一结构与美国、日本等主要创新型国家大体类似。”刘辉锋解释说,我国企业研发经费增长对全社会增长的贡献进一步增强,2020年,企业R&D经费支出18673.8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占全国R&D经费的比重达76.6%,对全国增长的贡献达77.9%。

企业拉动作用增强,中西部地区研发投入增势良好,成为《公报》的一大亮点。2020年,我国东、中、西部地区R&D经费分别为16517.3亿元、4662.9亿元和3212.9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9.2%、12.0%和12.4%。中西部地区增速连续4年超过东部地区,追赶态势明显。

“我国R&D经费的区域分布具有较明显的集中度高的特点。”刘辉锋继续以数据为例说,2020年,广东、江苏和北京的R&D经费均超过2000亿元,占全国R&D经费的36.1%,如果加上浙江、山东、上海、四川和湖北5个R&D经费超千亿元的省份,8个地区的R&D经费占全国的比重达到65.7%。其中,北京、上海和广东的R&D经费投入强度已超3%。

“要实现全国R&D经费投入规模和强度进一步提升,使研发和创新成为经济增长的核心动力,‘十四五’期间应继续发挥这些地区的引领带动作用。”刘辉锋同时认为,应按照国家高质量发展的总体要求,重点提升那些R&D经费规模大但投入强度偏低地区的投入水平。

基础研究经费占比连续两年保持6%

针对备受关注的基础研究经费,《公报》也亮出了最新数据:2020年,我国基础研究经费为1467.0亿元,比上年增长9.8%;应用研究经费2757.2亿元,增长10.4%;试验发展经费20168.9亿元,增长10.2%。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经费所占比重分别为6.0%、11.3%和82.7%。

在刘辉锋看来,“十三五”期间,我国陆续出台了《关于全面加强基础科学研究的若干意见》《加强“从0到1”基础研究工作方案》《新形势下加强基础研究若干重点举措》等一系列支持基础研究的政策文件,基础研究经费投入水平实现了质的提升。

“从基础研究经费额度来看,2020年较2015年增长一倍,按可比价计算年均增长12.9%。”刘辉锋指出,从占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的比例看,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比已连续两年保持在6.0%的水平,较2015年提高1个百分点,基本扭转了多年来徘徊在5%左右的局面。

“发达国家基础研究投入占比大多处于13%—25%的水平,我国的短板仍然突出。要实现2035年跻身创新型国家前列的目标,基础研究经费占比应大幅提升。”刘辉锋说道。

对此,我国在“十四五”规划中已有相应安排,不仅制定了“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的目标,政府还针对基础研究经费来源单一等问题,将重点“加大基础研究财政投入力度、优化支出结构,对企业投入基础研究实行税收优惠,鼓励社会以捐赠和建立基金等方式多渠道投入,形成持续稳定投入机制”。

《公报》显示,2020年,我国应用研究经费占研发经费的比重为11.3%,处于近几年较高水平。“国际上大部分创新型国家的应用研究经费占比在20%—40%。相比之下,我国应用研究经费占比也相对偏低。”刘辉锋建议,“十四五”期间,除了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力度,我国也要加强引导研发活动主体,特别是企业将研发资源向应用研究领域倾斜,以基础研究支撑应用研究,以应用研究带动基础研究,使三类研发活动的经费支出结构更加合理,研发资源的利用效率得到显著提升。

财政科技支出受疫情影响出现下降

2020年国家财政科技支出出现下降,为10095.0亿元,比上年减少622.4亿元,下降5.8%。其中,中央财政科技支出下降9.9%,地方财政科技支出下降3.2%。

“受此影响,国家财政科技支出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也回落到‘十三五’初期的水平,为4.1%。虽然财政科技支出小幅回落,但仍维持在万亿元水平,有力保障了国家重大科研项目顺利实施和科技基础条件建设。”刘辉锋剖析称,下降主要是因为政府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统筹推进经济社会平衡有序健康发展,在2020年财政公共预算支出中,对部分项目预算额度做了调整和压减。

比如,在中央财政公共预算支出中,除国防、公共安全、卫生健康和社会保障,其他领域的预算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在科学技术支出中,主要压减了一些非刚性、非重点项目支出,基本建设支出也有所减少。

“国家财政科技支出下降只是暂时的,从长期看,财政科技支出稳步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刘辉锋强调,放眼“十三五”期间,除2020年略有回落外,财政科技支出总体上稳步增长,年均增速达到7.6%。

进入“十四五”,我国将不断增强对重大科技战略任务的财力保障,如在2021年的中央财政科学技术支出预算中,用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基础资源调查等方面的支出均有明显增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